我參加了媽媽的畢業典禮

Leave a comment 標準

星期五,我參加了媽媽的小學畢業典禮。媽媽今年已經六十四歲,三年來利用晚上的時間唸書,終於小學畢業。

 

很久以前,媽媽其實早已念過小學。再次去念補校,除了充實自己之外,她從中得到很大的成就感:包括當班長時的呼風喚雨、總是不用準備就考滿分的國語……這些在平常的柴米油鹽醬醋茶裡很難有機會嚐試的事情,一下子通通得到滿足。

IMG_2492

中山國小也是我小學的母校。十八年前從這裡畢業,校長的一番話勾起了我的回憶。他說:「小學會奠定你未來的基礎,幫你找到人生的方向。」

 

邊走邊吃的巧克力派司

回想起來,小學時期,我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是到福利社買十塊錢的巧克力派司,然後邊走邊吃,躲避糾察隊的監督。(學校規定不可邊走邊吃,被抓到一次就會處罰。)我並不特別熱愛巧克力,但是卻愛上那種遊走在犯罪邊緣的感覺。

 

我總是和大人們唱反調,最喜歡問的問題是:「如果不…….會怎麼樣嗎?」師長們為了我這些天馬行空的想法傷透腦筋。長大之後我才明白,行銷企畫類別是最適合我的工作,由於我這樣的跳tone,可以幫公司與合作夥伴想到許多新奇的玩意。我後來的口頭禪變成:「這會很難嗎?」想想也是從小而來。

 

體育器材室的分類管理

小學五六年級,我曾在體育器材室管理用品的租借。從中我學到分類的重要性,於是大學念圖書資訊學系,學習管理整個圖書館。我喜歡和同學們在接洽氣材時的互動,喜歡觀察什麼樣的人會來借器材……這也是日後在職場上的重要利器,我了解不同的人會做不同的事,同一件事人人會有不同的解讀。

 

黃佩雯的尋人啟示

小學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坐在我前面的同學–黃佩雯。當時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們常在下課到處去玩,上課也不斷的聊天,常被老師制止。二下的時候,我們重新分班。我變成三班,她被分到十六班。因為學校太多人,我們前半段上上午班,他們就上下午班。每個月輪流一次。

 

一開始的時候,我們兩個常互相去找對方,互相都撲了空。兩三個月的期間,都沒有再碰到對方。小小的我,後來我會在中午的時候,跑到她的教室外面看著她,卻沒有勇氣跟她打招呼。

 

I Believe I can fly

這件事情對我造成很大的影響。因為記得那種心中的扼脕與不捨,我總是和朋友們保持聯絡。每逢他們的生日與耶誕節,我總是會寄出一堆手寫的卡片,回收的雖然總是沒幾張,可是我卻很享受那種朋友收到的驚喜感,以及我們會一直聯繫下去的感覺。

 

今年的畢業典禮,我特地準備了一堆畢業熊和特製的卡片給同學,看到大家手抱著禮物開心的拍照,就是我最欣慰的時刻。原來小學的一段小小往事,影響我的一生。

 

活到老學到老。參加媽媽畢業典禮的隔天,我和三重市市長,非常榮幸的一起參加EMBA的撥穗典禮。他和媽媽一樣,在走過人生的大半輩子之後,重新進入校園就讀,以學生的謙卑角度出發,同樣令人折服。

 

最後,我想以中山國小的畢業歌勉勵大家:「I can fly」。

 

I can fly
I’m proud that I can fly
To give the best of mine
Till the end of the time

Believe me I can fly
I’m proud that I can fly
To give the best of mine
The heaven in the sky

 

I’m proud to fly up high
Show you the best of mine
Till the end of the time
Believe me I can fly
I’m singing in the sky
Show you the best of mine
The heaven in the sky
Nothing can stop me
Spread my wings so wide

 

延伸閱讀

三重市長樂畢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