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安寧之家

Leave a comment 標準

 

看了米果關於電影「明日的記憶」的評比,我在好奇心趨使之下,也租了一片回家。原本以為,不過就是一部催淚的片子。在眼淚之外,我看到更多的人性。

希望你也能盡力而為

片中最感人的一段話是男主角的醫生對他說的話:「人除了一生中的最初十幾年,之後都在走下坡。生病與死亡都是人類的宿命,但是我會盡全力,希望你也要盡力而為。」因為這樣的想法,雖然最後佐伯仍然被掃地出門似的離開公司,部屬卻一個個獻花、獻上照片,希望他不要忘了他們。

雪梨Meredith的Nursing Home

很多時候,我會在看奧斯卡頒獎典禮這樣的影片時落淚。本來領獎是一個備感光榮的事,但我會想像:當你花了這麼多的心力,得到實至名歸的獎座,然後所有的人都站起來為你喝采(就連國外也有一個小傻瓜透過電視機感動莫名)……人生如此,應該也無憾了吧?

 

他的老婆枝實子也非常的用心,僅管過去丈夫忙於公事,鮮少理會她們母女。但是在這個最後的時刻,她選擇握著他的手:「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她在家中每一處貼滿提醒的字條,要老公記得吃飯,記得散步。即便朋友勸說讓她老公進安護之家,她也寧可選擇居家看護,以延緩病情的惡化。

 

這讓我想到,有一陣子,我在雪梨的安養之家打工。

雪梨Nursing Home體驗人生

工作的內容看似簡單,包括幫忙廚師把所有的食物裝盤,送到每個病人的床前。然後過個一小時,再全部回收,把碗盤全部洗乾淨放回原位。通常廚師會在傍晚煮完所有料理就離開,剩下我一個人處理所有的食物跟飲料。每位老先生老太太,由於身體狀況不同,可以吃的東西也不一樣:有的只能吃流質食物,有的不能吃香蕉等等。

 

原本我對於那些英文的病名(過敏、免疫系統….)的英文實在不甚了解,只知道那個病人可以吃什麼,又有那些不能吃。畢竟是個生手,第二次上陣時我就送錯了,本來護士或病人自己也知道什麼食物不能碰,但是這卻是一位眼睛看不見的婆婆,她才剛吃下去就開始不停咳嗽,我一看事情大條,馬上請來護士,讓她喝下溫開水才沒事。

對於這個插曲,我一直滿心的愧疚。 有的病人就像佐伯一般,會拉著你的手叫你女兒的名字;有的老婆婆故意嫌東嫌西,希望你可以多陪她講兩句話。上週還看到的病人,這週已經辭世。人的生命走到這一步,不論國內國外,只希望能夠一路好走,安心上路!

 

一般學生打工寧可到球場或是盛會,有免費的佳餚,還能感受歡樂的氣氛,認識一群朋友。相較於養老院這種要跟病人在一起,預防傳染跟注意事項一堆的地方,這樣的工作隨時都有缺人。 或許是因為我的動作快,態度親切,養老院對我讚不絕口,公司也喜歡叫我去幫忙,因而我連續幾個週末去了四五家養老院。

 

最常去的是位於Meredith 的Nursing Home。去的時間通常是下午兩三點準備下午茶和晚餐,回家的時分是晚上八九點。 跟我在球賽的盛事回家是深夜一點鐘比起來,這樣的時間不算晚。

 

不過,安養之家通常都非常的偏僻,為了要給老人家新鮮的空氣,所以我通常都要走一條長長的黑暗路途,一個人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快步的走向車站。

Nursing Home的兩旁,除了道路之外,什麼都沒有 能夠有這麼一段奇妙的經歷,相信是很少留學生有的。我學到的是保持身體健康,知福惜福的活在當下。

相關連結

Australia Nursing Home http://www.itsyourlife.com.au/information/nursing_homes.htm 米果 從「明日的記憶」到「潛水鐘與蝴蝶」 http://blog.roodo.com/chensumi/archives/5149943.html#com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